給股東的信 [BSOS, 2021]
Feb 01, 2021
BSOS Medium
Enterprise Blockchain
Medium

致我們的股東:

區塊鏈(或更廣義的分散式帳本技術)是一個早期且充滿變化的領域¹,就像生物學的太古濃湯,在大海裡不斷試驗碰撞,尋找生命出口,這個圈子裡,隨時有驚奇發生。區塊鏈也是一個迷人的領域,不同於典型的生產型技術、解決單點問題,它屬於制度型技術,覆蓋的層面往往涉及金融法規、商業生態或經濟模型等更宏觀的協作體系設計。區塊鏈更是一個特別的領域,因為帶有「幣」的元素,吸引著一定群眾的目光,擁有活躍的垂直媒體、社群組織及聚會活動,這是其它早期技術少見的待遇。我非常慶幸能投身於此。

但無論區塊鏈勾勒了多大的想像空間,我們很清楚,BSOS 作為一家以長期發展為目標的公司,終須回歸到「捕獲價值」及「高速增長」這兩個核心的戰略思考及實踐上,否則所有機會都與我們無關。

我們捕獲的是價值鏈條中的哪一段?如何創造捕獲該價值所需的條件及競爭壁壘?公司在有限資源下如何實現高速增長?這些都是我與團隊無時不刻在思考的問題。未來每年將透過給股東的信,傳達我們重要的經營理念與價值判斷。

我們如何理解分散式帳本技術(DLT)為商業世界帶來的價值

一家區塊鏈公司的產品方向及價值深度,很大程度取決於其如何理解分散式帳本的商業應用價值,且我們認為這些討論,應該建立在商業邏輯及真實技術上,過度強調去中心化這類簡化的標誌性語言,無益於商業的深入探討²。

BSOS 認為 DLT 為商業世界帶來的最大價值,在於可打造高效率、低成本的「價值流通網絡」。

所謂的高效率,是對比「參與者之間存在多個中介機構,機構之間兩兩傳遞、彼此等待信息,所消耗的執行效率」;所謂的低成本,是對比「參與者之間形成並維持單一中介機構所需的成本」
所謂的高效率,是對比「參與者之間存在多個中介機構,機構之間兩兩傳遞、彼此等待信息,所消耗的執行效率」;所謂的低成本,是對比「參與者之間形成並維持單一中介機構所需的成本」

我的意思並不是單純記錄或存證的區塊鏈應用沒有價值,多個主體之間的數據治理當然也是區塊鏈擅長的,如 TradeLens 對於航運信息效率的改革。只是我們認為鏈上的「資訊流」終究會走向「價值流」,以發揮其最大潛能。

綜觀全球「玩真的」大型區塊鏈商業案例,我們得到了相同的見解。如有價證券、國際債券、供應鏈應收帳款、跨國金融結清算等 DLT 的嘗試,其目的都是為了創造價值的更高流通效率、更大流通範圍,甚至使原本難以流通的資產得以流通,如短期國際債券。量變轉為質變,其效益不可估量³。

此外,BSOS 也認為區塊鏈上所發行流通的資產,必須與真實經濟活動相對應,利用區塊鏈高效流通,取得最適社會分配,才具永續性。

DeFi 在去年展現了驚人的演化速度及資金吸納能力,經過巧妙設計,DeFi 智能合約化身為流動性的放大機,我們非常看好實體資產與 DeFi 對接的潛力⁴;然而,若 DeFi 上的代幣與真實世界的生產創造完全脫鉤,僅是憑空製造出來的假性流動,以我們的觀點來看,則與賭場無異。

SUPLEX 供應鏈應收帳款價值流通平台

供應鏈金融一直是區塊鏈應用中最被期待的主題之一。BSOS 自成立以來便聚焦於此⁵。

我們曾為大型金融機構建立以 DLT 為基礎的供應鏈金融系統,從 PoC、Pilot run 到正式系統,歷時兩年,是台灣第一宗達成正式商業運轉的供應鏈金融區塊鏈案例。去年,我們進一步完成了 SaaS 產品 SUPLEX 的研發,SUPLEX 所要實現的是供應鏈中「優質應收帳款」的高效流通,這是 BSOS 在戰略推進上重要的一步。

任何商業權利或資產狀態的改變,都可以視為是一種「契約」的表現;在區塊鏈上,資產的發行與交易,背後是一連串帳本上的數位簽章。當系統要將鏈下資產映射至鏈上流通,關鍵程序在於「收集到合規要求下所需之參與者的簽章,並證明這些參與者的鏈下身份,從而確認該資產的有效性」。任何實體資產上鏈,基本都可以用這個邏輯來理解。 suplex_01

SUPLEX 的創新之處是設計了一套機制,能使供應鏈金融的參與者:資金方、核心企業 ⁶及其供應商有最大的動機、最小的成本,以標準化、可規模化的方式,源源不絕將鏈下的應收帳款 ⁷,有效生成鏈上資產,並快速流通。

與過去應收帳款的金融模式相比,SUPLEX 主要的競爭優勢有二:

  1. 打破過去「要不以資金方為中心、要不以核心企業為中心⁸」這種單一中心、不完整的生態格局,改由三方參與者共同維護一套分散式帳本,在完整隱私機制下,形成更高效、更緊密的價值協作網;

  2. SUPLEX 在機制設計上,大幅提高了核心企業的參與動機,包括 1. 利用優先承作權的行使,調節企業現金流;2. 成為供應鏈的金融資訊軸心,以金融作為管理供應商的新角度; 3. 幾近零成本為其供應商引入金融服務⁹,履行企業社會責任;4. 參與 SUPLEX 生態獎勵機制等。

台灣居全球製造供應鏈的重要地位,2019 年台灣上市公司共產生了 27.5 兆的應付帳款,其中大部分的優質資產並未獲得有效活化¹⁰,我們看到了巨大的商業機會。今年,SUPLEX 即將導入市場,2021 是令人期待的一年。

BridgeX 企業區塊鏈開發工具矩陣

企業區塊鏈系統的建置,就技術面來說,目前最大的門檻並不在「鏈」本身,而在於「配套工具」的不成熟。

以 Quorum 來說,它是 J.P. Morgan 大型專案 Liink¹¹ 所採用的聯盟鏈,然而,直到 2019 年它的高可用性部署方案¹²才被 BSOS 實作出來,並開源貢獻。BSOS 在解決自身開發難題的過程中,將這些方案產品化,成為通用的技術工具。 bridge_00

去年我們與全球最頂尖的雲端 DevOps 軟體公司 HashiCorp 合作,該公司的產品策略及問題定位,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¹³;去年第三季,我們重新解構了原有的技術產品 BridgeX¹⁴,將其拆解成 4 個工具,捨棄了原本非核心問題的程式碼,使 4 個工具各自擁有獨立的介面及技術發展縱深,產品定位也更加清晰,簡單介紹如下:

ChainPad —— 跨雲平台且具高可用性的聯盟鏈部署工具

目前手動部署一套具聯盟治理及私密帳本功能的聯盟鏈,仍有一定技術門檻;而三大雲平台所提供的 BaaS(Blockchain as a Service)收費較昂貴¹⁵且限制所有節點只能建立在同一雲平台內。

ChainPad 可在數秒內完成聯盟鏈的搭建,並使所有節點具備高可用性;系統人員可在視覺化介面上,監控節點資源、操作聯盟治理及管理智能合約。若缺少 ChainPad 這樣的工具,節點的拓展及管理成本會非常高。

LedgerVault / Vault-X —— 企業私鑰的保護及治理工具

DLT 最本質的概念,若只能挑一個,我認為是「行使身份權力的獨立性」,參與者依託全世界只有自己可掌控的私鑰來行使權力,即私鑰簽章。「是我做的,我賴不掉;我沒做的,沒有人可以假冒我¹⁶」這便是區塊鏈技術信任的源頭。而區塊鏈私鑰的保管,對企業或組織來說,除了安全考量外,更關乎「企業/組織內的權限治理」。

LedgerVault(與 HashiCorp 合作)或 Vault-X(與資安公司 CYBAVO 合作)便是企業內部的私鑰治理工具:在密碼學及嚴謹工程技術的確保下,代表公司的那一把私鑰由多把私鑰共同治理,多把私鑰完成簽核程序,才能觸發公司的私鑰簽章,免除個人保管公司私鑰的風險。

CredID —— 分散式公鑰基礎建設工具

鏈下信息映射到鏈上的有效性,來自公鑰身份的認定,甚至我們可以說,它是鏈下與鏈上關係的唯一鏈結。公鑰基礎建設可以委託權威憑證機構處理,但費用不低且需要額外與區塊鏈對接。

CredID 可在分散式帳本上建立鏈上原生的身份體系,這個工具看似簡單,設計起來卻不容易,例如:公鑰身份是由參與者相互宣告而形成,然而在參與者 A 還不具身份之前,要如何向參與者 B 請求宣告並證明自己的鏈下身份,才不會被冒名頂替?CredID 為參與者提供了一致且可信的身份賦予框架。

Dataship —— 分散式帳本結合檔案服務之工具

完善的檔案管理及授權機制是商業 DLT 不可或缺的一環,分散式帳本在設計上並非用來存儲檔案,因此必須搭配其它儲存方案,並在區塊鏈上實現檔案的所有權控制。

Dataship 整合了區塊鏈身份來完成檔案的加密、儲存與授權,並提供方便的檔案管理介面;支援 AWS S3 這類中心化服務,亦可支援 IPFS 這類分散式儲存系統。

上述這四個工具,事實上也是建構商業區塊鏈不可迴避的問題,若以此標準檢視市場上案例,相信經得起考驗者,寥寥無幾。今年我們會逐步完善工具產品的商業化,並某程度開源程式碼,接著將規劃開發「跨聯盟資產流通工具 Liquidyz」,進一步推升工具矩陣的完整性。

關於增長

「增長」是初創公司最重要的經營指標。BSOS 現階段的增長重點是團隊認知、產品發展及外部鏈結;對我們來說,創造長期增長,遠比短期財務追求來得重要。

團隊認知增長

去年 12/17 比特幣剛突破兩萬美元新高,當天晚上 BSOS 正與外部專家閉門探討敏捷開發實務,這是去年第 30 場內部讀書會。在區塊鏈產業,團隊能夠沉心靜氣追求長期發展,是特別可貴的。

有時候,我們對認知增長的追求,甚至超越了短期財務的追求;去年我們選擇承接某國家級區塊鏈計畫中,關於信任計算技術的研發,放棄了另一個可帶來年度損益兩平的系統建置專案,正因為我們相信,這個時期團隊認知的增長,將創造公司未來更大的增長空間。

產品發展增長

BSOS 的公司定位並非 IT 服務商,所有的專案合作都必須帶有戰略考量。去年公司有超過一半的資源投注在產品研發,而非大量接案,也因此才沈澱出 SUPLEX 及 BridgeX 兩大具戰略意義的產品線;今年,我們仍將配置 50% 以上的資源,持續投入產品研發及市場發展。

外部鏈結增長

2019 年 BSOS 成為 R3 Corda 及 J.P. Morgan Quorum 官方技術夥伴,2020 年獲得 Hyperledger 認證為全球 20 家 service provider 之一,今年更進入了企業以太坊聯盟(EEA)標準制定工作小組;我們與 Kaleido、LimeChain、Chainstack 及 Hedera Hashgraph 等國際重要的企業區塊鏈公司保持密切的交流,去年線上會議達 80 場以上,包含技術研討、社群推廣及商業共同發展等議題。我們有信心 BSOS 在國際上是第一梯隊,而這些外部鏈結也將是我們擴展海外市場的重要資源。

全球僅 BSOS 達成三大聯盟鏈陣營的一致認可
全球僅 BSOS 達成三大聯盟鏈陣營的一致認可

回到信念

我曾在媒體報導中稱自己並非區塊鏈的信仰者,這句話或許表達得不夠完整;若要說信仰,與其說是區塊鏈,不如說是對其底層商業本質的信念「促進價值以最少的摩擦力,流通到最適合的人手上」即提高流通效率、擴大流通範圍。區塊鏈只是技術手段的選擇,本應無關乎信仰。

BSOS 所做的一切,從 SUPLEX(促進供應鏈應收帳款流通)、BridgeX 系列工具(幫助鏈下資產映射至鏈上流通)到 Liquidyz(跨聯盟的資產流通)都是基於此信念;未來無論發展什麼產品、採用什麼技術,也都將是如此。

非常感激各位股東對團隊的支持、信任與鼓勵; 2021 將會是 BSOS 更精彩的一年!

1_ZITda03D7_ve_ldEAnke8A BSOS 執行長 Daniel Huang 2021.01.30

註1:2008 年 10 月 31 日中本聰發表論文 Bitcoin: A Peer-to-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 普遍被認為是區塊鏈的起始,不過直到 2015 年左右,隨著以太坊上線及聯盟鏈問世,區塊鏈才真正進入商業應用的視野並快速發展;Gartner 技術成熟度曲線,2020 年將區塊鏈的位置標記在泡沫後的底谷期,往穩定爬升期邁進。 註2:去中心化這個詞彙在表達上比較消極「中心被去掉了,原本該中心做的事情誰來做?」,事實是原本多個小中心,形成了一共同參與的大中心(即分散式帳本)。與其說是去中心化,我們更喜歡稱「多中心化」,騰訊 2019 年區塊鏈白皮書則稱「平等組織」。 另外,因區塊鏈起源故事帶有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,使得人們談論起區塊鏈總不免受到早期標誌性語言的影響,即使現今應用發展已遠超當年中本聰想像,價值論述也經過多次擴充。以比特幣來說,目前有超過 5% 的數量被金融機構合法持有且持續攀升中、約 60% 算力被前五大礦池把持、主流交易所皆朝強監管靠攏,這些重要的事實,已非中本聰論述可詮釋。 註3:Nasdaq 利用分散式帳本打造證券交易流通平台,使證券生命週期的各業務機構(發行、交易、結清算、保存)在同一套帳上執行;Euroclear、DTCC 等國際債券結算中心,於 2017 年開始在 ISSA 的組織下,逐年推展 DLT,減少國際債券層層發行商及託管商所消耗的時間及成本;Coinbase 發行的美金穩定幣 USDC,無非也是將美金這個資產,轉進到以太坊這類全球參與的價值網絡內,而取其流通性。同時,我們也觀察到 R3 創辦人 David Rutter 在 2020 年低調成立新公司 LedgeEdge,將 DLT 運用於債券市場。 註4:當比特幣的資產地位走向被普遍認可,如同黃金般作為全球資產的調節池,某程度也屬於實體經濟的一環了。比特幣目前市值約為 0.6 兆美元,約佔整體加密貨幣總市值 70%,然而全球債市 2020 年便發行了超過 10 兆美元,光台灣 2019 年上市公司產生的應收帳款也逾 1 兆美元。實體經濟資產走入區塊鏈價值流通網絡的發展空間巨大,無論在聯盟鏈或公有鏈上。 註5:正如 BSOS 全稱 Blockchain for Supply chain Operating System。 註6:核心企業指的是供應鏈條裡規模較大,能掌握市場需求,並調動供應鏈資源以滿足需求者。在商業上,核心企業通常有比較強勢的地位。 註7:指的是供應商的應收帳款(核心企業的應付帳款),常見帳期為 3~6 個月。 註8:當供應商以資金方為中心,尋求資金融通時,往往缺乏核心企業對債權的有效確認,2019 年爆發的潤寅案,共 14 家銀行受騙,詐貸金額超過 400 億台幣。當供應商以核心企業為中心,尋求折價提早回款時,因缺乏直接對接資金市場,資產無法進一步擴大流通性,發揮市場價值。 註9:「促進供應鏈資產的高效流通」是 SUPELX 所要捕獲的價值,因此我們只有在資產完成鏈上交易後,才依交易金額對資金方收取費用。 註10:國際應收帳款讓售聯盟(FCI)2019 年調查報告指出,全球應收帳款「讓售總額」佔不到全球貿易總額的 20%;台灣較具規模的金融機構,每年承作應收帳款融資量,雖高達新台幣 3,000 億以上,但相比市場規模,比例仍非常低。 註11:高可用性(High Availability)涉及系統零停機時間、自動備援等重要維運機制,是現代化系統工程必備的要求。 註12:Liink 由 J.P. Morgan 發起,共超過 400 家銀行加入,目標為改善全球跨行交易及資訊流通之效率。 註13:HashiCorp 為未 IPO 的軟體技術公司中,目前估值最高者,全球前 500 強企業有上百家為其客戶。旗下有多款明星級 DevOps 自動化工具,每一款工具都解決了一項該領域的特定問題,這些問題對客戶來說,既基本、自己卻又難以做到周全。 註14:BridgeX 是區塊鏈底層與應用層之間的 middleware,也是 BSOS 第一個產品(2018)。目的是幫助開發人員透過 BridgeX API 輕鬆開發企業區塊鏈系統。 註15:以 AWS 的 BaaS 為例,同規格的機器,區塊鏈節點的運算費用比一般運算費用貴了近一倍。除了機器資源費用之外,還需支付 Membership 費用,約機器資源費用再加三成。 註16:典型的中心化系統,使用者的身份及密碼以系統後台之紀錄為準,也就是說,系統管理者在技術上能夠代替你行使身份權力,或將你變更成另一個身份。而典型的區塊鏈系統,私鑰與公鑰在用戶端成對產生,私鑰類似密碼,由用戶保管,公鑰類似身份,必須讓其他參與者可查詢。

share-link
Copy to clipboard
share-twitter
Share on Twitter
share-facebook
Share on Facebook
share